毛巾被子

不是卷爺,是難得的卷妹